笔趣阁 > 农门福女 > 第一百九十九章 骗来

第一百九十九章 骗来

?热门推荐:
????宋春花一边跟田大嫂干活,一边跟她打听这附近都住了一些什么人家,张月娥就在一旁给他们递个东西,洗个抹布,也不算是闲着。

????等活干完了,宋春花基本上已经将这一片给摸透了,就连哪家粮店的米便宜,哪个小贩的菜新鲜,都摸得一清二楚。

????张月娥送走田大嫂的时候,掏出早已准备好的三十文钱,想要递给田大嫂,“多亏了您来帮忙,钱不多,您留着给孩子买块糖甜甜嘴。”刚刚路过田大嫂家的时候听到一阵婴儿哭声,估计田大嫂刚刚生产完没多久,能让一个刚生产完的媳妇在这大冷天里出去摆摊赚银子,田家应该也不太好过。

????田大嫂看了一眼张月娥手上的钱袋,粗略估摸了一下,立马就摆摆手,“这我可不能收,就是搭把手的事,我怎么能收你的钱呢?”

????“这一码归一码,我本来就像雇一个人来帮忙的,田大嫂你不来,我也要给人家工钱。没道理我给别人不给你对不对?”张月娥温声劝道,见田大嫂脸上的表情有些松动,她一把将钱袋塞进田大嫂的手上,“行了,这次你就收下吧,你放心,等下次我在找你帮忙肯定不给你工钱了。”

????田大嫂见状,这才将钱袋收了起来,“那我这次就收下了,下次你有啥事就开口,我一般下午都在家。”

????也是他们家穷,人穷志短,不然,只是搭把手的事情,她犯不着收人家工钱。

????“人送走了?”宋春花将房门关好。

????“送走了,我瞧着田家过的不太好,给了田大嫂三十文钱,田大嫂一开始不要,我劝了几句,后来接过去了。”

????“田家的日子估摸着也不好过,你没瞧见呢,田家媳妇手上全都是口子,一看就是大冬天总是碰水弄的,比我这老婆子的手还要粗糙呢。”宋春花叹口气,感慨的说。

????张月娥点点头,“我刚才路过田家的时候听见里面有孩子在哭,田大嫂估计也才生完孩子没多久,这就出去摆摊做小买卖了。”

????宋春花叹口气,“这在府城要是没钱更不好过,在咱们老家没银子好歹还有地呢,只要有地,就不怕没饭吃。地里能出粮食,院子前后在开两块地,种上黄瓜豆角什么的,这一年的菜就有着落了。城里有啥?吃啥都得买,银子是那么好赚的?”

????张月娥心虚的摸摸鼻子,知道婆婆再说她直接就大手大脚的付了一年的租子呢,不过,她也有自己的想法,这房子他们租一年正合适,等到来年这个时候她相公已经进京赶考了,就算她要跟去,也是要在京城租院子住。

????“好了娘,等天气暖和的时候咱们在院子里留块地,咱们也种上菜,等夏天就能吃了呢。”

????宋春花这才点点头,“娘知道你能赚银子,可是这银子啊,该节省还是得节省,否则到时候要用银子的时候方恨少。”

????张月娥一边听着宋春花教她管家的经验,一边将大门给锁上了,这院子现在还住不了呢,里面还要添置许多东西才行,他们来的匆忙,身上就带了几身衣裳,剩下的什么都没有带。剩下的那些东西就只能去买了。想到这,张月娥又心虚的缩了缩脖子,婆婆要是知道了肯定又要念叨管家经了。

????本来张月娥算了算时间,以为徐有承肯定会过来找他们呢,结果,田大嫂干活太麻利了,没一会院子就收拾完了,她们便提前回到了状元楼。

????张月娥琢磨着明天跟婆婆去给那个院子添置点必须品呢,就看到她婆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张纸,和一根毛笔,放在了桌子上。

????“你给家里面写信,让人把铺盖啥的给送过来,做饭的家伙事也送来一套。”宋春花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????张月娥立马傻眼了。

????“干啥呢?赶紧写啊,既然只住一年,买新的也太不划算了,状元楼的伙计不是每天都上咱们家吗?正好让他帮忙给拉过来。”宋春花理所当然的说。

????张月娥咽了咽口水,“那是人家专门运豆腐的,咱们拉那些东西,是不是有些不太好?”

????宋春花仔细想了一下,的确是有些不好,她回想了一下,状元楼那驴车的大小,便退而求其次说,“算了,你就让他们带两套褥子过来吧,要上面缝了狼皮的褥子,那个睡起来暖和的很。”

????张月娥这才应声,歪曲扭八的写了一封让她脸红的信,写到最后她脸色红红的,将信纸团成团,“一会有承就回来了,让他来写吧。”

????宋春花不明所以,听到张月娥提到徐有承,她立马就想起来了,“有承不是说晚上回来跟咱们一块吃饭么?怎么这个点了,还没过来?”

????张月娥摇摇头,“可能被什么事情给耽搁了吧,咱们再等等吧。”

????被这婆媳俩念叨的徐有承可不是人绊住脚了吗?

????今天一来学堂,就有几个人,一直朝他挤眉弄眼的,他根本就没在意,这么多年来,他没少被人围观,大家都想看看是什么人这么倒霉,连考场都进不去。所以对于这样的目光徐有承早就习以为常了。

????可是等他要离开学院的时候,却有几个学子围了上来,徐有承一愣,这不正是今天总是看他的那几个人吗?

????“你们这是……?”徐有承立马警惕了起来。

????“徐兄,听说嫂夫人来了,咱们哥几个想着正好可以尽点地主之谊。”一个学子小心翼翼的说道。

????可是即便他是在怎么小心翼翼,徐有承也黑了脸。

????另一个人见状拍了那个贸然开口的学子一下,小声的呵斥道,“不会说话就不要说!”

????徐有承的媳妇来了,你尽什么地主之谊?!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人家媳妇图谋不轨呢!

????然后那人赔笑道,“徐兄不要误会,我们是听沈兄说过,嫂夫人的手艺特别好,普普通通的一道菜,到嫂夫人手里就能化腐朽为神奇,所以,所以,所以我们……”那人所以了半天,也没有将话说出来,还是一开始说话那个人,忍不住了,开口替他将话给说完了,“所以,我们就想着有没有这个荣幸,尝一尝嫂夫人的手艺。”说完,那人脸就红了。

????徐有承这才松口气,他们原来是沈卓文的朋友,他还以为是来找麻烦的。毕竟他昨天才得罪了裴天霸,裴天霸看不惯他,故意让人来找麻烦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????徐有承仔细想了一下,那个冒冒失失的他的确在沈卓文身边看到过。

????不过,他脸还是板着的,“原来是卓文君的朋友,不过你们这次是没有口福了,我娘子最近不方便,没有办法下厨。”

????那几人闻言顿时失望的相互看了一眼,那人还有些不死心,追问道,“那不知道嫂夫人什么时候有时间?”

????徐有承沉吟了一下,仔细算了一下时间,然后说,“大概要到今年十月份或者十一月份。”

????那人脸上的表情一僵,到底是怎样的不方便,居然要这么久?!

????他旁边的人想了一下,眼睛就是一亮,他拱拱手,“恭喜徐兄,贺喜徐兄了。”

????徐有承闻言嘴角忍不住向上翘,“实在是拙内不太方便,等下次有时间,我在状元楼做东,几位一定要赏脸。”

????剩下的人也明白过来徐有承是什么意思了,纷纷拱手朝徐有承道喜。只有第一个人还有些愣神,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呢,他还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要朝徐有承道喜。

????后面这个人知不知道徐有承就不知情了,因为他赶着去状元楼见媳妇。

????等徐有承到了状元楼才知道,他媳妇和老娘十分迅速的租好了小院,并且已经打扫完了,徐有承赶紧表忠心,“娘,你们怎么自己就干了?等我回来让我去收拾就行了。”

????宋春花瞥了他一眼,“你会干啥?让你去干还不如多雇两个人干活呢。”

????被老娘嫌弃了,徐有承摸了摸鼻子。算了算了,他早就应该有这个认知了,在家里他这个地位啊,是一落千丈。

????晚上他们就在房里吃的,徐有承想要留下,宋春花却说,“想留下也可以,但是却不能跟月娥住一间。”

????最后这婆媳两人一间房,徐有承自己一个人一间房。

????张月娥关上门的时候,还能看到徐有承那幽怨的小眼神,逗得张月娥忍不住偷笑了两声,结果徐有承小声的说了一句,“没良心的小东西,你等着。”

????然后,迎接徐有承的就是两扇紧闭的房门。

????第二天,张月娥将徐有承写好的信交给了状元楼的伙计,但是徐有承信中写的却不是让伙计给他们捎带狼皮褥子,而是告诉他爹他们,他娘和媳妇已经在府城租了个小院子,准备再府城多住几个月,并且让徐忠和徐苗一同前来,还将家里的事情全部都安排给了徐有才。

????徐忠只认识几个字,看信的人是徐苗,徐有才好几年没读书了,早就将当初学会的那点字还给先生了。而徐苗就不一样了,她虽然没有上过学堂,但是跟徐有承却学过不少字,而且还喜欢看话本,看看信对她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。

????徐苗看完了信立马就两眼放光的看向徐忠,“爹,我大哥说让咱们俩一块去府城呢!”

????徐忠也愣住了,“你说啥?让咱俩也去府城?咱俩去府城干啥去啊!”

????“我大哥说我大嫂在府城租了一个小院,准备在那小院多住几个月,咱娘说府城好极了,啥都有卖的。”徐苗眼睛晶晶亮,那可是府城啊,她还从来都没去过呢!

????“咱俩去了,那家里咋办?不中,不中。”徐忠摇摇头。

????“我大哥说了,家里的事情就交给三哥照应,等春耕了,爹你要是想回来,就回来。再说了,咱娘估计在府城也住不长久,我三嫂子这肚子越来越大了,我娘还不得回来看着来?”

????徐忠一听,徐苗说的也对,再加上他这一辈子还真没去过府城呢,他便放下烟袋,“不然咱们去府城住两天?”

????徐苗立马用力点了点头。

????这事跟徐有才一说,徐有才必然没有不同意的道理,他这个做儿子的总不能拦着老爹去大哥那里享福吧?可是爹娘全都走了,他还是有些心虚。就好像是没了主心骨一样。

????他娘走了,还有爹在,爹也要去府城了,以后有什么事情,就只能他自己来做决定了。

????徐忠可能看出了徐有才的犹豫,便拍了拍他的肩膀,语重心长的说,“本来我还有些犹豫要不要去,可是这一刻,我却觉得,我跟该离开一段时间了。有才啊,你媳妇肚子的都那么大了,你也该拿出一个当爹的样了,等我去府城之后,你有什么事就跟你媳妇商量,要是实在是做不了决定的,就给我们捎口信,状元楼的伙计每天都来咱家,有事你就让他给我们递口信。”

????徐有才垂下眸,过了好一会,他才像想通了一般,用力点点头。

????当天,那伙计没有捎回来任何东西,宋春花还跟张月娥吐槽呢,“你的也不知道干啥呢,咋没让人把狼皮褥子给咱们捎来呢?”

????张月娥也不知道徐有承信上写了什么,她只好摇摇头,“没准是车上装不下了吧?”

????这婆媳俩一大早就去置办家伙事去了,张月娥直接花五十文雇了一个板车,她们买完就把东西放车上,免得她们两个女人拿不动,还得跑回去送东西。

????那小院子里面的厨房好像许久都没有用过了,锅都锈的不行,看起来有些糟了,张月娥想到过段时间还想做点小买卖,便挑了两口大锅,一口小锅。

????锅买好了,剩下的就是碗和盆之类的,全都是宋春花挑的,置办好了这些之后,宋春花又带着张月娥却了布庄,专门卖了棉花和布,她准备做两床被子,张月娥索性有给婆婆和自己挑了两身衣裳,她们来府城只带了几件以上,根本就不够穿。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