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仵作惊华 > 第二百七十六章 手腕脱臼

第二百七十六章 手腕脱臼

?热门推荐:
????听着她的声音,千染眼中划过一抹迟疑,有些不确定地喃喃道“我,我必须做到?”

????“对,你必须做到,千染,这是你的身体,所以,没有人能比你更能控制它了!”祁辰贴在他耳边低声说道。

????千染怔怔地点了点头,然后缓缓抬起手来抱住了她“阿辰,我想抱着你……”

????“好。”

????“阿辰,我好疼啊!”千染的语气渐渐虚弱下去,声音里带着一股委屈和依恋。

????祁辰心中蓦然抽痛了一下,她低声道“再忍忍,天就快亮了,等天一亮,你就不会觉得疼了。”

????“那你要陪着我!”千染下意识地同她撒娇。

????“好,我会一直陪着你。”

????……

????过了不知多久,终于迎来了黎明前的第一缕曙光。

????“唔——”千染嘤咛一声,缓缓睁开了眼睛,低头一看,阿辰靠在自己身上睡着了,身上还裹着那件白色的浴巾,只不过经过了一夜的折腾,浴巾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滑落了半截,露出了一片美好的光景……

????千染心头一跳,喉结情不自禁地上下动了动,然后鬼使神差地俯下头去,用唇轻轻触碰那抹雪白的美好。

????与此同时,祁辰觉得身上痒痒的,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,然后睁开了有些发沉的眼皮,不想刚一抬眼就看见了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正伏在自己胸前!

????一巴掌把那只脑袋的主人拍开,祁辰快速拢了拢身上的浴巾,刚要发火,不想一阵清晨的凉风吹来,“阿嚏——”

????祁辰只觉鼻子酸涩难耐,心里暗骂了一句倒霉,在外面吹了一夜凉风,不感冒才有鬼!

????“阿辰,你是不是着凉了?我去给你拿衣服!”千染一脸关切地询问了一句,然后飞快地起身去岸上帮她拿来了衣服,小心翼翼地披在了她肩上。

????如此乖巧懂事的态度,反倒让祁辰有些不好发火了,瞥了一眼他不着寸缕的身子,她拧了拧眉心,冷声道“转过去,然后自己把衣服穿上!”

????“哦。”千染自知做错了事,立刻听话地转了过去,有些嫌弃地看了地上夙千离那身大红色的衣裳一眼,最后还是勉强穿在了身上。

????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,祁辰三下五除二穿上了衣服,然后走到他身边道“走吧!”

????“阿辰!”千染突然叫住了他。

????祁辰顿住了脚步,回眸望着他,惜字如金道“什么事?”

????千染犹豫了片刻,指着她的肩膀关切道“你的肩膀,还疼吗?”

????祁辰冷冷睨了他一眼,没说话,直接扭头就走。肩膀上的咬伤倒还在其次,关键是她的手臂已经脱臼了一晚上,得赶紧找桓柒帮忙接上,希望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才好!

????绕过假山出了温泉池子,祁辰一眼就看见了靠坐在假山旁边的南子浔,不由皱了皱眉头,轻声唤道“南子浔,南子浔?”

????后者一个激灵猛地醒了过来,“嗯?怎么了怎么了?是不是千染他……”

????“你们这是……没事了?”看着平安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,南子浔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????“嗯,”祁辰淡淡应了一声,然后看着他道“你该不会就在这里躺了一晚上吧?”

????南子浔慢慢扶着假山站起来,揉了揉自己有些发麻的腿和胳膊,苦笑道“总不能让人给我搬张床过来吧,所幸你们两个都平安无事,我也不算白折腾这一晚上。”

????说着便捂着嘴打了个哈欠,一边往回走一边对二人道“不行了不行了,我得赶紧回去补一觉,你们走之前记得叫我啊!”

????……

????约摸半盏茶的功夫,桓柒收回了搭在千染腕脉上的手,道“这次算是熬过去了。”

????走到书案前提笔写了张方子交给寒月去抓药,一回头,目光忽然落在了祁辰明显有些不自然地下垂着的手腕上,皱眉问道“你这手怎么了?”

????“应该是脱臼了。”祁辰无奈地答道。

????桓柒立刻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,三两下卷起袖子,只见那白皙的手腕上红肿了一大片,里面还透着隐隐的青紫,哪里是她轻描淡写的那么简单!眼中不禁聚起一股怒气“昨晚上脱臼的,现在才来找我,你莫不是以为它能自愈?!”

????“昨晚情况特殊,我哪里来得及去找你……”祁辰颇有些无奈地说道。

????桓柒冷冷看了她一眼,直接将祁辰还没说出来的话给噎了回去,好吧,这年头,当大夫都是大爷,他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????“阿辰,对不起……”千染一脸愧疚地说道。

????“行了行了,昨晚的事纯属意外,过去就过去了,再说了,不过是手腕脱臼而已,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……”

????“嘶——”说着说着,祁辰只觉手腕猛地一疼,紧接着便听得“咔嚓!”一声脆响,桓柒已经将自己脱臼的手腕重新接好。

????祁辰不禁看了他一眼,她赌十根糖葫芦,这家伙绝对是故意使这么大手劲的!她虽然不怕疼,但这也不代表她就感觉不到疼啊!

????祁辰因为手腕脱臼,自然是骑不了马了,再加上千染的缘故,两个人干脆决定在温泉庄子多待两天,至于其他人,在吃过早饭后便返回了城里。

????在温泉庄子的这两天,千染简直乖巧懂事得不行,让做什么就做什么,也不再问那些个那些乱七八糟让祁辰无限头疼的问题。唯一的毛病就是喜欢对自己动手动脚,而且晚上一定要抱着自己一起睡,而祁辰实在受不了他那副可怜兮兮的眼神,最后竟也由他去了。

????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,自己对千染的容忍度出奇得高,一般情况下,只要不是什么原则性的大问题,千染最多磨上几句,她也就妥协了。

????祁辰托人帮忙向纪简告了假,两个人又在温泉庄子上待了几天,直至手腕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,二人才返回京城。

????而就在短短几日内,京城里,庄严和萧玥的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——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