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盛宠之将门嫡妃 > 075.祭拜,比美(一更)

075.祭拜,比美(一更)

?热门推荐:
????叶翎正在制毒,根本不知道楚明寅来过。

????南宫珩进门,不太高兴的样子。

????“小叶子,我生气了!那个楚王八死不要脸,竟然还敢来找你,说些乱七八糟的鬼话!听着就想捏死他!”南宫珩把桌子拍得咣咣响。

????叶翎专注于手中的药物,没抬头:“什么楚王八?我最近都没见过他?莫名其妙!”

????“小叶子,万一楚皇真给你赐婚怎么办?要不你赶紧收拾一下,跟我私奔吧!”南宫珩认真提议。

????“忙着呢,你一边儿去!”叶翎不耐烦地说。

????南宫珩从叶翎的药房出来,悄悄去了修竹轩,进叶翎的房间,关好门,脱去鞋袜和外衣,躺在叶翎的床上,舒展双臂,正准备睡一觉,无意中看到床顶架子上,透出一抹明黄。

????南宫珩起身,摸下来一个卷轴,打开一看,面露讶色,继而笑了起来:“原来小叶子早有防备,求了婚事自主的圣旨。我得好好谋划一下,怎么把她娶回去……”

????快到晌午,叶翎回房去换衣服,一进门就见床幔垂着,床边放了一双男人的靴子。

????叶翎蹙眉,走过去,掀开床幔,伸手就把正在熟睡的南宫珩给拽到了地上去!

????结果,南宫珩揉了揉眼睛,看着叶翎,一脸无辜:“不是说好今天拿我练针灸吗?我躺那儿等你,你总不来,我都等睡着了!”

????叶翎扶额:“到别处去睡!”

????“你这府里,都有七星的房间,就没我的。我还是走吧。”南宫珩“垂头丧气”地从地上爬起来,光着脚,只穿着一件单薄的里衣,就往门口走。

????叶翎坐在床边,面无表情地看着他。

????南宫珩走到门口,停下脚步,转身,一脸控诉:“小叶子,我给你三十步的时间,你竟然都没叫住我?”

????“你走啊!门就在你身后,请,慢走不送。”叶翎轻哼了一声。她还治不了他了!切!

????南宫珩瞪了叶翎一眼,光着脚,大步走回来,长腿一跨就上了床,也不管叶翎在床边坐着,他躺下,盖被子,一气呵成:“我就不走!”

????叶翎神色有些无奈:“鬼兄,我在临风院给你安排一个房间?”反正赶不走,再不给他安排,他一直来祸祸叶翎的被褥。战王府一次,崇明城一次,这是他第三次爬叶翎的床了!

????“我不要跟人渣哑巴和竹竿儿住在一起!”南宫珩不同意。

????“那你想住哪儿?你去挑。”叶翎问。靖王府地方不小,空院子还有好几个。

????“我就想睡这儿。”南宫珩看着叶翎笑。

????“鬼兄,你如果睡在这里,我就找别处去住。但这个院子,是我大姐和宝宝挑的,他们就住在你隔壁。”叶翎很淡定地说。

????南宫珩皱了皱眉:“不太好。”

????“别贫了!”叶翎扯了一下被子,南宫珩的里衣胸前敞开,露出一片光裸健硕的胸膛。

????叶翎无语,偏过头去:“赶紧的,把衣服穿好起来!府里别的地方,你随便挑,挑好了我让墨竹给你准备被褥。”

????“可是我现在困了,能不能先在这里睡一觉再去挑?”

????南宫珩打了个大大的呵欠。他出谷后,日夜兼程赶来楚京,昨夜到这儿又跟着叶翎去挤牛奶,得了鬼赤剑后拉七星打架,天亮去云尧的墓地,回来把楚明寅一顿暴揍,现在躺在叶翎的床上,还真困了。

????“不行,我要换衣服,你现在出去。”叶翎身上的衣服沾了药粉,脏了。

????南宫珩把被子扯回去,蒙住脑袋,声音闷闷的:“小叶子你去换,我保证不偷看!”

????叶翎默默地从床边站起,拉住褥子两端,往中间一裹,把南宫珩连带着被褥和枕头全都抱了起来!

????南宫珩脑袋从被子里出来,神色惊奇。什么情况,小叶子抱着他哎!

????然后,叶翎面无表情地走到窗边,一个高抬腿,踢开了关着的窗户!把抱着的一大坨东西,往外一扔!回身拿了南宫珩的外衣和鞋袜,一并扔出去!

????南宫珩抱着被褥枕头,头上顶着他的衣服,站在窗外,看着窗户关上。

????一片落叶,打着旋儿,飘飘悠悠地落在了他的头顶……

????“小叶子刚刚踢窗户那一脚真帅!”南宫珩唇角微勾,“这下好了,成功得到小叶子的被褥!睡觉去!”

????南宫珩把鞋袜外衣穿好,抱着被褥枕头,在府里晃了一圈儿,最后选中了原本被叶翎用来待客的无花阁。

????无花阁在花园中,旁边就是湖,一楼二楼都装饰得很素雅。二楼原本有张床,还放在那里,用纱帐围着。

????南宫珩把被褥铺好,枕头一放,倒头就睡。

????楚京宋府。

????风不易给宋清羽施针结束后,温敏照旧亲自送他到了大门外。

????回到聆风院,温敏进门,就见窗户开着,宋清羽坐在轮椅上,身子单薄,长长的墨发披在脑后,安安静静地看着窗外。

????温敏走过去,在宋清羽身旁坐下,顺着他的视线,看院中的奇石假山。

????“这座假山,是你爹有一次打完仗,从外地拉回来的。你小时候很喜欢,总是爬上爬下地玩。”温敏神色有些怀念。

????宋清羽看着记忆中的假山,还是原先的样子,上面刻了两行字。

????第一行,是真正的宋清羽刻的。第二行,是幼年的云尧刻的。当时,他们两人在比试书法,还拉了温敏和薛氏来评判。

????结果,温敏说云尧的字更有力,薛氏说宋清羽的字更优雅。

????“你八岁那年,有一天,云尧来家里玩,你故意藏在假山里,让他找。结果,他竟被贼人掳走了。当时你云伯父不在了,你爹又没在京城,你薛伯母为了找云尧,去求你叶晟叔叔。你叶叔叔带着兵,三个月,把南楚的匪徒彻底清扫了一遍,却找不到任何线索。后来,云尧自个儿回来了。”温敏神色有些怅惘。这件事她印象极为深刻,当时影响到了三家人,如今想起,历历在目。

????“那次可真是万幸。云尧是从咱们家丢的,待他好端端地回来之后,你爹才说,抓云尧的人,本来要抓的是你。若云尧回不来,我们家可是要愧疚一辈子。”温敏微叹。

????如今的宋清羽,灵魂就是云尧。这件事,他当然一清二楚。

????当初因为一场意外,八岁的云尧给宋清羽挡了一次灾。

????如今,宋清羽走了,云尧在他身体里重生。冥冥之中,似乎都有因果。

????“娘,我想去祭拜云尧。”宋清羽开口,对温敏说。

????温敏愣了一下:“现在吗?娘本想着,等你身体好了,活动自如,再过去。”

????“我想现在去看看。”宋清羽微微垂眸说。很多事他都知道,却只能假装不知。

????“好,你想去,那娘就带你去。”温敏轻轻拍了拍宋清羽的手,叫了连嬷嬷进来,让她去准备车马,再备些香烛纸钱和祭品。

????不多时,一辆宽大的马车出了宋府,朝着云家墓地而去。

????云尧的墓地在半山上,宋府的两个侍卫抬着宋清羽的轮椅,把他送了上去。

????“你们都在那边候着吧。”温敏接过了连嬷嬷手中的篮子。

????下人退到了不远处去,温敏把篮子放下,神色有些惊讶:“才有人来过?”

????墓碑被擦过,周围都清扫得很干净。地上有一个空的酒坛子,和两个酒杯,空气中飘着一股美酒的醇香。

????温敏叹了一口气:“许是云尧别的友人前来祭奠过吧。”

????宋清羽此时已听不见温敏在说什么了,他坐在轮椅上,正对着墓碑,上面刻着的“爱子云尧之墓”,让他瞬间泪流满面,止都止不住。

????没有人知道他经历了什么,他也不可能告诉任何人。此时,他还活着,但面前这座坟墓,又在提醒他,云尧已经死了,他便是活,也只能用宋清羽的身份来活。

????而他的好友宋清羽死去,却没有一处坟茔,不知魂归何处……

????温敏蹲在地上,把篮子里的香烛纸钱和祭品都拿出来,摆好,回头,看着宋清羽的样子,连忙起身过去安慰:“阿羽,别哭了,云尧已经入土为安了。他在天有灵,见你来看他,也不会希望你如此伤心难过的。”

????宋清羽流着泪,不住地摇头。云尧在天无灵,他的眼泪,是为云尧死去的身体,和宋清羽死去的灵魂而流。他不知道如何形容此时的感受,只是觉得心像是被人狠狠揪住,呼吸都快停滞了。

????原本宋清羽打算,等来过墓地之后,再请温敏带他去云家,看望薛氏。但如今,他不知道他见到薛氏,会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
????改日吧。宋清羽深吸了一口气,他如今不是自己活着,他是宋清羽和云尧两个人在世的延续。他要好好想想,好好想想,该怎么活……

????靖王府。

????风不易回来,找不到南宫珩,就来问叶翎。

????“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。”叶翎摇头。她的被褥又没了,房里只有一个先前被南宫珩带走,昨夜又拿回来的碎花小被,已经让墨竹去准备新的了。

????“我要跟他讲,我喝了你做的第一杯奶茶!”风不易还惦记着这个。

????叶翎笑了笑:“嗯,一定要告诉他,奶茶多好喝,他都喝不着。”

????等到了要吃晚饭的时候,南宫珩才醒来。

????看着外面天色渐暗,鼻尖萦绕着叶翎身上的香气,南宫珩伸了个懒腰,摸了摸肚子,饿了。

????平日吃饭,都在修竹轩的小厅里。

????这会儿叶家三姐弟带着宝宝,以及贵客风不易,都落座准备开饭了。

????南宫珩从窗口飘进来,叶尘神色惊喜,从风不易身上滑下去,扑过去抱住南宫珩:“美人叔叔!你来啦!”

????叶缨微微蹙眉,叶旌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叶翎,见叶翎神色如常,就知道这个南宫七皇子,不是才来的,早就见过他家二姐了。

????“宝宝,有没有想我?”南宫珩抱起叶尘,笑容满面地问。

????“想!可想了!”叶尘认真点头。

????“我也想你。”南宫珩感觉心情好极了。

????风不易起身,提起桌上的茶壶,倒了一杯奶茶出来,叫南宫珩:“阿珩,你还没喝过小叶做的奶茶吧?第一杯可是我喝的。”

????南宫珩看着风不易得意的样子,很淡定地说:“第一杯是我喝的,哦不,是第一碗,第一锅,全都是我喝的。”

????风不易愣了一下:“你做梦呢吧你!小叶今早才第一次做!”

????南宫珩抱着叶尘过来,坐在风不易身旁:“你昨夜正做梦的时候,小叶子已经给我做过了!只给我一个做的!”

????风不易不可置信地看向叶翎:“他说的是真的?”

????叶翎没说话,默认了。

????风不易瞬间就恼了:“你们俩竟然联合起来骗我!害我白高兴一场!叶翎,我不教你医术了!”

????他生气了,哄不好那种!为了在南宫珩面前找点优越感,他容易吗?结果又被这俩人联手坑了一把!

????南宫珩闻言,神情更愉悦了:“小风风你不教就算了,我来了,我教,也用不着你了!”

????风不易很想把冒着热气的奶茶泼到南宫珩脸上去,冷哼了一声说:“你想得美!我才不会给你这个机会!我才是小叶的师父!唯一的!”

????南宫珩表示,对付风不易,小菜一碟!

????“南宫七皇子,你对我家小妹,是什么打算?”叶缨神色淡淡地开口,一个字的废话都没有,直奔主题。南宫珩喜欢叶翎,长眼的都能看出来。

????南宫珩脸上笑意消失,正了正神色说:“我当然是想娶小叶子的。”

????“小妹,你同意了吗?”叶缨又问叶翎。

????南宫珩目光灼灼地看着叶翎,就见叶翎摇头:“当然没有。”

????南宫珩扎心了,风不易开心了。

????“小叶,不能答应他!他就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大纨绔!除了长得好看,一无是处,配不上你!”风不易表示,被南宫珩坑了那么多回,他要反坑!

????“小风风,你找打是不是?”南宫珩瞪了风不易一眼。

????风不易很淡定:“你敢?小叶是我徒弟,我这个师父,就不同意她嫁给你!我看,宋家的那个美人跟小叶就挺合适,我昨日还问小叶,宋美人跟你谁长得更好看,她说的可不是你!”

????南宫珩拧眉:“宋美人?你是说……宋清羽吗?”

????这个名字,对南宫珩来说,很久远了。他知道这是云尧的朋友,当初苏湮派人要抓宋清羽,抓错人,才有了云尧和南宫珩的相识。只是南宫珩迄今为止,并未见过宋清羽。

????至于宋清羽之前出事,当了一年多的活死人,不久前苏醒。这些南宫珩并不关心,因为他们不认识。

????“看来阿珩你听说过宋美人的名号。说实话,他真的比你长得好看。”风不易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坑南宫珩的点。

????南宫珩却看向了叶翎,皱眉问:“小叶子,小风风说,他问你,我跟宋清羽谁更好看,你说的不是我?”

????叶翎点头:“嗯。”这是实话,她说的不是南宫珩,但也不是宋清羽。

????“阿珩,七星跟你说了吗?小叶先前一路护送宋美人,从崇明城回的京城。宋美人身体虚弱,小叶主动请我去给他医治。我已经去过十日,今早还又去了一回。昨日宋美人都来过靖王府了,小叶热情招待。”风不易似笑非笑地说。

????南宫珩眼眸微眯,低头问叶尘:“宝宝,他说的都是真的?”

????“是呀!昨日宋叔叔来了,在无花阁,本来小姨要做奶茶,请他和温奶奶喝的,可是皇上突然找小姨,温奶奶和宋叔叔就回家去了,说改日再来!”叶尘小脸认真地说。

????南宫珩看着面前色香味俱全的饭菜,一点儿胃口都没了。他把叶尘交给风不易,转身就没影儿了。他要去看看,那什么劳什子宋美人,到底有多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