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御用兵王 > 第4929章 除怨!

第4929章 除怨!

?热门推荐:
????“这种事情,都是大嫂做的,与我们无关。”

????“是啊。

????是她把人逼死的。

????不关我们事。”

????“那个人要是知道,以后找她好了。

????千万不要找我。”

????“我早就说过,穿红衣服上吊,绝对会有事的。

????会变成厉鬼的,要是回来的话,找她报仇了。”

????这刻赵家不少人把矛头指向安加佳。

????安加佳当场被吓到花容失色。

????“我,我,真的与我无关。

????又不是我杀死她的。

????是她想不开。”

????安加佳发现自己的解释有点苍白。

????她就看着陈阳喊道,“那个陈神医,你有办法的,你有办法的是吧?”

????安加佳也是心虚啊,一想着自己有可能会像赵老爷子一样,被怨气缠上,现在她都吓到半死。

????所以在这时,安加佳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陈阳身上。

????她那眼神透露出来的意思就是差点没有跪下来求陈阳。

????“陈神医,你说,那个东西,会不会缠上我的?”

????安加佳又问道。

????“这个不好说。

????不过很大机率会。

????她的怨气就是这样产生的,冤有头,债有主。

????等它足够强大的时候,它就会缠上她的仇人。”

????陈阳淡淡地说道。

????啊!安加佳听到这话,她就发出一声尖叫。

????“陈神医,求求你,救我啊。

????不能让她缠上我。”

????安加佳声音颤抖地说道,“你,你要救救我。”

????“你不是不相信我吗?”

????陈阳反问着。

????“信,我信。”

????安加佳点头说道。

????“我收了十亿诊金,只是给赵老爷子看好病的。”

????陈阳说道,“你要是想让我救你,得另外收诊金。”

????“那要收多少呢?”

????安加佳问着。

????“二十亿。”

????陈阳说出一个数字。

????安加佳听到这个数字,她脸色都绿了。

????她没想到陈阳开出这样的天价。

????赖一针和张春仁看到,他们都暗笑着,安加佳这是活该啊。

????“陈神医,不知道你有没有办法救救老爷子?”

????赵宇国在这时向陈阳问道。

????“只要能救到老爷子,除掉那个怨气的话。

????无论什么条件都可以提。”

????赵宇国知道,陈阳能看出那么多问题,他肯定有办法的。

????“方法是有的。”

????陈阳淡淡地说道。

????“不过直接除掉的话。

????我怕赵老爷子的心结也难解掉。

????到时候老爷子照样会因为心里郁结,最后郁郁而终。”

????“那陈神医,你的意思是?”

????赵宇国问道。

????“从源头化解怨气。

????化解赵老爷子的心结。”

????陈阳说道。

????“那是用什么办法呢?”

????“把怨气放出来,任由她表现。”

????陈阳说道。

????“那怎么行。

????放她出来,万一她害人怎么办?”

????“是啊。

????那太危险了。

????她要是想害死我爷爷怎么办?”

????“不行。

????绝对不能让她出来。”

????赵家的人反对着。

????反对得最起劲的自然是安加佳。

????安加佳真的害怕,那个怨气缠上自己。

????然后自己就像赵老爷子一样。

????“陈神医,还有别的方法吗?”

????赵宇国沉声说道,“你说的这个方法,确实挺大风险的。”

????“我这个方法,倒是最安全的。”

????陈阳肯定地说道,“如果她对赵老爷子还有感情,她终于不会加害赵老爷子。

????如果她对赵老爷子没有感情,那就让赵老爷子看清真相,让老爷子心死。

????而等她动手之际,我可以在这之前,把她给灭掉。”

????这个方法,也是陈阳想到最好的方法。

????这样说不定能将赵老爷子的心结也给解开。

????赵宇国听到陈阳这话,他还有几分犹豫不决。

????他不知道能不能相信陈阳。

????毕竟这个方法,没有人敢保证,一定能成功。

????“少爷,不好了。

????不好了。

????老爷又病发了。

????现在老爷又发狂了。”

????就在这刻管家快步走进大厅喊着。

????“我们马上去看看。”

????赵宇国大步往外面走着。

????陈阳等人也跟上。

????很快众人就到了书房。

????书房里面发出一把凄厉的声音。

????尖锐,而哀怨。

????陈阳等人走进去,他们就看到赵老爷子,被死死地绑在床上。

????这时赵老爷子在不停地挣扎着。

????那把声音就是从他嘴巴里面发出来的。

????“她准备一拍两散了。”

????陈阳看着床上的病人说道,“你们赶紧做决定吧。

????再迟十分钟,可能赵老爷子命就保不住。”

????“赵总,拖不得。”

????张春仁说道,“我相信陈丑医生。”

????“我觉得他说得出来。

????那就一定会有办法。”

????赖一针赞成地说道。

????“宇国,这个必须得三思啊。

????不能乱来~”安加佳提醒着。

????赵宇国看看病床上面的人,他再看看陈阳,最后他做了一个决定。

????“陈神医,麻烦你了。

????这件事情,交给你了。”

????赵宇国说道。

????“好。

????现在你们退到书房门口。”

????陈阳向他们说道,“后面的事情,都交给我来处理。

????等一下,无论发生什么事,你们都只能看,不能说,不能阻止。”

????“恩~”赵宇国点点头,他就让所有人退出到书房门口。

????“其实这种算病吗?”

????赖一针在这刻问道。

????“是病。”

????张春仁肯定地说道,“要不然也不会有鬼门十三针这种针法存在。

????证明以前的人都遇到过。

????本来我不相信的,但今天陈老弟这样说,我才发现,这个世界还真的有很多事情,超出我们的认知的。”

????赵宇国等人退出去,陈阳就走到赵老爷子身边,他很快就把赵老爷子身上的所有东西解掉。

????嘶!赵老爷子身上的东西一解掉,他这刻就跃起来,接着伸手捉向陈阳。

????陈阳看到他的动作,他就伸手一按,把赵老爷子按回去。

????虽说赵老爷子挣扎得很历害,不过陈阳还是给力,他被陈阳按着,根本没办法动弹。

best365封号后怎么出账????把赵老爷子按住,赵老爷子嘴巴就张开,他发出一把女人的声音,“杀你,杀了你,我要把赵家的人,都杀了~全部都杀了~”从她的声音,可以听得出来,她对赵家的人怨气很深。

????赵家的人听到都感到有点毛骨悚然。

????特别是安加佳,她觉得这就是针对自己的。

????陈阳把赵老爷子按住,他就掏出银针,这刻他就在赵老爷子身上施着针法。

????他要把怨气逼出来再说。

????“这是什么针法?”

????赖一针问道。

????“鬼门十三针。”

????张春仁十分肯定地说道。

????“陈老弟,真是神人啊,没有什么针法,他是不会的。”

????赖一针大赞着。

????“那是。”

????张春仁露出一点笑意说道,“要不然,我也不会说,他是救赵老爷子唯一的希望。”

????“出来了!”

????“那个东西出来了。”

????“真的~”啊~“世上真的有这样的东西。”

????“太玄乎了吧。”

????张春仁还在说着的时候。

????赵家的人就激动地喊着。

????张春仁看过去,他就看到在赵老爷子的头顶上面,出现一团黑色的气体。

????这一团气体,不出意外,应该是陈阳所说的怨气。

????只是赵家的人刚说完,那团黑色气体好像受到刺激一样。

????它就往赵老爷子身体里面缩着。

????嘶!嘶!啊!啊!而这刻赵老爷子挣扎得更历害,同时发出更加刺耳尖锐的声音。

????“又回去了。”

????“那可怎么办?”

????赵家人又喊道。

????怨气缩回去。

????陈阳心里就暗叫不好。

????这个怨气比自己想像中的强大。

????怨念十分的强。

????不过陈阳想想觉得也是应该的。

????一个活生生的人,被人逼死。

????而且安加佳这种泼妇说话又难听得很。

????正常人都会受不了她。

????感觉到怨念那么强大,陈阳心里都在想着,自己要不要救了。

????或者这应该是赵家的报应。

????可陈阳想了一想,医者仁心,害死人的是安加佳。

????与赵老爷子没多少关系。

????无论如何自己都要救的。

????所以陈阳就拿着针,准备再试一次。

????陈阳这次施针在银针上面灌输着自己为数不多的真气。

????陈阳想着争取这次把怨气逼出来。

????嘶!嘶!嘶!陈阳这次银针施下去。

????怨气没过多久就出来了。

????它似乎意识到什么。

????它就露出一个狰狞的表情。

????它像在跟陈阳发出着警告。

????陈阳没有理会,继续施针。

????陈阳就这样稳稳地施着针。

????他觉得这一次应该问题不大了。

????把怨气逼出来,只是时间问题。

????啊!安加佳尖叫一声。

????“好吓人啊。

????它,它出来,不会杀了我吧?”

????“我好怕啊。”

????“世上真有这样的东西。”

????其它被吓到的赵家人,也在这刻喊着。

????嘶!安加佳这样突然一喊。

????本来被逼出来的怨气,也被吓到了。

????被吓到的它,这下子就拼命往赵老爷子身体里面一缩。

????刚刚有点成果的陈阳,又再次失败。

????“又回去了。”

????“你行不行的?”

????“是啊~”赵家的人看到,他们都开始有点怀疑起来。

????“要不,还是不要逼它出来了?”

????安加佳弱弱地说道。